摘要:国家外汇管理局2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9月,银行结汇2214亿美元,售汇213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5453亿美元,对外付款5574亿美元。银行结售汇延续顺差市场交易行为更加理性“9月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外汇市场韧性明显增强。

人民网北京10月29日电(记者杜燕飞)国家外汇管理局28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9月,银行结汇2214亿美元,售汇213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入5453亿美元,对外付款5574亿美元。2022年1至9月,银行累计结汇20058亿美元,累计售汇18873亿美元;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入47815亿美元,累计对外付款47102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2022年以来,我国涉外经济活动保持活跃,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平稳有序。前三季度,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支双双保持顺差格局,其中,银行结售汇顺差1185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支顺差714亿美元。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恢复向好,国际收支结构更加稳健,外汇市场韧性明显增强,有助于跨境资金流动稳定。

多位专家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外汇市场韧性明显增强。未来,在宏观经济、国际收支以及外汇市场等方面因素的支撑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仍将总体保持平稳有序的发展格局。

银行结售汇延续顺差市场交易行为更加理性

“9月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外汇市场韧性明显增强。”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9月银行结售汇实现82.73亿美元的顺差,其中自身结汇顺差13.3亿元,改变了连续3个月逆差的局面,代客结汇顺差69.4亿美元,连续25个月保持顺差,剔除远期履约后,当月代客结售汇即期发生额实现顺差210亿美元。9月结汇率为68.3%,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表明当前外汇市场主体“逢高结汇”,交易行为更加理性。

“9月份银行结售汇延续了今年以来的持续顺差格局,这说明我国外汇市场的供需基本平衡,这对于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有稳固的物质基础。”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副院长赵庆明认为,今年以来,美元指数持续大幅升值,但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较小,内在原因就是我国国际收支状态良好,资本流出入均衡,没有大规模的外汇资金净流出。结合我国经济基本面来看,人民币汇率有条件继续保持均衡汇率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外汇资金也不会出现大规模净流出。

数据显示,今年3至9月,银行代客结汇中远期履约占比平均为18.5%,较前期升值期间的均值高出1.6个百分点;银行代客售汇中远期履约占比平均21.2%,更是高出8.5个百分点。

“这说明外汇交易模式以及跨境收支结构更加优化,表明企业汇率风险中性意识进一步提升,加大了风险对冲力度,尤其是对人民币贬值风险进行了更为充分的对冲。”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2022年前8个月,跨境货物贸易中人民币结算占比17.9%,同比上升了3.3个百分点,这有助于国内外贸企业规避汇率波动风险。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战略研究部副总经理谢亚轩认为,今年以来,我国经常账户、直接投资等基础性国际收支继续发挥稳定跨境资金流动的基本盘作用。从银行结售汇等数据看,当前市场对汇率预期总体平稳。人民币汇率政策要服务于国内货币政策目标,要积极运用宏观审慎和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等措施。

外汇市场韧性增强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平稳有序

展望未来,管涛认为,我国经济回稳向好的态势将进一步巩固,继续为跨境资金流动的稳定性提供坚实基础。国际收支结构更加稳健,适应和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能力增强。同时,我国外汇市场韧性在改革发展中明显改善,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也可以更好调节和平衡跨境资金流动,促进外汇供求和国际收支自主平衡,促进宏观经济稳定。

“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受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今年以来在外部环境波动的情况下保持总体稳定,这主要体现了内部稳定性因素起到的积极作用。”国家外汇管理局外汇研究中心主任丁志杰表示,未来,在宏观经济、国际收支以及外汇市场等方面因素的支撑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有望总体保持平稳有序的发展格局。

丁志杰进一步解释说,当前经济保持恢复发展态势,三季度经济运行恢复向好,物价水平基本稳定。未来,随着我国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稳经济一揽子政策和接续政策落地见效,经济持续恢复的动能将加快。我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稳步推进,营商环境持续优化,将继续为跨境投资创造良好的宏观环境。

丁志杰同时认为,我国国际收支结构更加稳健,适应和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能力增强。一方面,基础性的国际收支顺差保持稳定,继续发挥稳定外汇市场的积极作用。我国良好的经济发展前景能够给国际投资者带来持续稳定的回报,外商来华长期投资的意愿依然较强。另一方面,对外资产负债结构不断优化。我国外债负债率在主要经济体中处于较低水平,债务偿付风险总体可控。

“我国外汇市场韧性在改革发展中明显增强,可以更好调节和平衡跨境资金流动。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化,人民币汇率将继续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同时,市场主体预期更加理性,汇率风险管理能力增强,人民币跨境使用比重提升,都有助于稳定其跨境交易行为。”丁志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