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印度最高法院 视觉中国 图印度2019年制定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CAA)在印度国内和整个南亚地区所引起的争议至今仍未平息。10月30日,印度联邦政府向最高法院提交法律文书称,CAA法案的颁布基础是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的“宗教迫害”,而非宗教歧视。

印度公民身份法争议三年仍未平息,最高法院将展开详细审理-泛亚电竞

印度最高法院 视觉中国 图

印度2019年制定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CAA)在印度国内和整个南亚地区所引起的争议至今仍未平息。今年10月31日,以印度最高法院大法官乌代·乌梅什·拉利特(Uday Umesh Lalit)为首的三任法官小组确定,将于12月6日开始详细审理针对CAA法案的数百份请愿书。11月1日,孟加拉国新闻部长哈桑·马哈穆德表示,印度2019年制定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CAA)是“印度内部事务”。

消除“历史不公”?

据《印度教徒报》11月2日报道,哈桑·马哈穆德指控说,印度和孟加拉国国内都有一些“狂热团体”致力于“破坏社会和谐”。哈桑·马哈穆德强调,孟加拉国的印度教徒并非“少数族群”,因为他们也属于“国家的主流”。报道指出,哈桑·马哈穆德强调CAA法案属于印度内政的言论重申了孟加拉国对印度CAA法案争议的一贯立场。

2019年12月上旬,印度议会两院相继通过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该法律将向因受“迫害”而逃离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来到印度的“非穆斯林”宗教少数群体赋予印度公民身份。该修正案除了引发穆斯林群体“被歧视”的担忧外,印度东北地区民众担心该法律的实行会造成大批孟加拉国印度教徒涌入,与当地民众争抢资源,危及他们的语言、文化传统。当时,CAA法案迅速引起印度多地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

尽管CAA法案于三年前制定,但印度社会乃至南亚地区近日再度就该法案陷入争议。印度联邦政府方面近日强调,CAA法案旨在消除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孟加拉国的受迫害少数族裔所承受的“历史不公”。10月30日,印度联邦政府向最高法院提交法律文书称,CAA法案的颁布基础是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的“宗教迫害”,而非宗教歧视。

《印度教徒报》指出,CAA法案的细则尚未制定,所以该法实际上仍未付诸实施。该法案曾引起印度和其他国家关系紧张。2019年12月,孟加拉国外长莫门批评称,CAA法案恐削弱印度的“世俗国家”定位。时任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则批评CAA法案“落后且有歧视性”,是对他国内政的干涉,和“印度教民族主义色彩的扩张主义”。直至最近,孟加拉国政府官员仍在就印度CAA法案辩解称,孟加拉国“确保了印度教徒的安全”。

232份请愿书

10月31日,以印度最高法院大法官乌代·乌梅什·拉利特为首的三任法官小组确定,将于12月6日开始详细审理针对CAA法案的232份请愿书。印度最高法院以印度穆斯林联盟(IUML)提出的请愿书为审理的主要案件,并任命律师帕拉维·普拉塔普(Pallavi Pratap)为请愿者的代表律师,任命卡努·阿格拉瓦(Kanu Agarwal)为政府方面的代表律师。

据《印度斯坦时报》11月1日报道,印度联邦政府的法律文书已经提交到由首席大法官乌代·乌梅什·拉利特领导的法庭。印度政府强调,印度为在其三个邻国因宗教身份而遭受迫害的印度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拜火教和基督教教徒提供庇护是“理所应当且合情合理的”。

“关于CAA反对任何特定社群的说法是错误的,是没有根据的,是故意诬陷……CAA并没有以宗教为基础进行区分或分类,而是在宗教迫害的基础上进行分类。因此,CAA并没有违反宝贵的世俗主义原则。”印度政府在文书中说。

印度政府还辩称,CAA法案没有允许向斯里兰卡的泰米尔印度教徒等其他社群赋予公民身份,因此,指控“CAA法案只把穆斯林教徒归类为非法移民”是不成立的。

印度政府认为,这些邻国有特定的国教,还有“长期迫害少数族裔”的历史,因此承认邻国存在的宗教迫害“实际上是恢复了印度的世俗主义、平等和博爱的理想。

《印度斯坦时报》指出,联邦政府上述论述是对数百份反对CAA法案的请愿书的回应。这些请愿书以“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和“肆意专断”为由质疑2019年《公民身份法》修正案的有效性。参与请愿的包括印度穆斯林联盟、国大党高级领导人贾伊拉姆•拉梅什(Jairam Ramesh)、全印度穆斯林联盟理事会(AIMIM)领导人阿萨杜丁·奥维亚斯(Asaduddin Owaisi)、全国人民党(RJD)领导人曼努吉利·杰哈(Manoj Jha)以及全阿萨姆学生联合会(All Assam Students’Union)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