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曼谷邮报》报道,9月8日泰国宪法法院召开特别会议前,有坊间传闻称,宪法法院将于9月8日就巴育任期问题作出最终裁决。巴育于2010年成为泰国陆军总司令,2014年政变后任军政府权力机构“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主席,巴育同年也开始了其总理任期。

(观察|挺过“任期危机”的泰国总理巴育,政治生涯或仍有障碍)-泛亚电竞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9日,泰国曼谷,泰国总理巴育在议会的不信任辩论中回答问题。人民视觉  资料图

9月30日下午,泰国宪法法院就巴育的总理任期一案作出判决,裁定巴育将继续担任泰国总理一职。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巴育经历最大挑战后成功挺过了权力危机。

据《南华早报》9月30日报道,泰国宪法法院的裁决对泰国的反对派阵营而言是一大打击。以支持民主自居的反对派阵营一直在为国会选举做准备,更希望解除巴育职务一事能让2014年军事政变以来一直主导泰国政治的保守体制有所动摇。

路透社9月30日报道指出,泰国宪法法院这一不可上诉的最终裁决对巴育而言是一大鼓舞。根据宪法法院9月30日裁定,巴育现在的总理任期不应从其2014年发动军事政变上台起算,而应从现行新宪法颁布的2017年4月6日算起,至2025年才算满8年期限。

巴育曾将自己描绘成一个不情愿上台的领导人,称自己只会短暂地掌握权力,然而他却从2014年开始领导政府至今。不过,巴育仍无法提前保证其权力可以顺利延续至2025年:在2023年3月前,泰国必须解散国会,举行大选。除此之外,巴育政府仍承受着议会内反对派和议会外社会运动的压力。

裁决过程有波折

有关巴育任期问题的案件由反对党为泰党提出。8年前,由为泰党执掌、英拉担任总理的文官政府遭军方推翻。今年8月中旬,泰国议会反对党联盟根据2017版宪法158条第4款和170条第3款,通过议长川·立派提请宪法法院裁决巴育已任总理之职期满8年,并请求宪法法院在最终裁决结果宣布之前命令巴育暂停履职。

8月24日,宪法法院9位法官一致同意接受议会反对党联盟的诉讼,并以5票对4票的表决结果暂时停止巴育总理职务,直至法院作出最终裁决。从当日起,副总理巴威以代理总理身份代替巴育行使职权,巴育原担任的国防部长职务不变。

自2014年政变以来,巴育长期主导政坛,其总理职务于今年8月底遭暂停,自然将泰国政治引入扑朔迷离的局面,也让反对派感受到一丝振奋和期待。

然而自8月底起,巴育任期一案的裁决难言顺利。据《曼谷邮报》报道,9月8日泰国宪法法院召开特别会议前,有坊间传闻称,宪法法院将于9月8日就巴育任期问题作出最终裁决。但泰国宪法法院9月7日否认了这一传闻,更强调“巴育任期问题的审理进展尚未达到能做出最终决定的程度,而且也未能明确最终裁决的时间”。9月14日,泰国宪法法院才宣布最终裁决时间是9月30日。

反对派难突破

巴育掌权的背景是曾经的泰国街头政治乱象:2013至2014年,亲流亡海外的前总理他信(系英拉兄长与为泰党的精神领袖)的“红衫军”与反他信的“黄衫军”在泰国街头长期对峙,2014年,时任陆军司令巴育以终结这场乱局为名发动政变。

自政变以来,巴育采取了多样手段巩固自身权力。巴育于2010年成为泰国陆军总司令,2014年政变后任军政府权力机构“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主席,巴育同年也开始了其总理任期。2017年,由军方主导的新宪法得以颁布,新宪法规定总理需由国会参众两院联席共750名议员选出,而参议院全部250个议席都由军方委任,这意味着军方可以牢牢掌握总理选举的主导权。

2019年3月,泰国在新宪法下举行大选,巴育领导的政党联盟赢得议会选举。当年7月15日,巴育辞去“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主席;7月16日,巴育带领新内阁宣誓就职,继续担任总理。

分析指出,这意味着巴育已将自身政权面貌转型为文官政府。“巴育后来根据他盟友编写的宪法将自己重新塑造成一个平民总理。”《南华早报》9月30日报道写道。

在反对党看来,2017年宪法严重偏袒军方。《南华早报》提到,批评者称这一宪法让军方牢固掌握权力,并允许政府将公共资金过分倾斜于武装部队,而且偏袒大企业。

2020年3月以来,以学生为主体的抗议活动持续在泰国上演,核心诉求包括解散国会、巴育下台、修改“不民主”宪法等。

一方面,巴育政府承受住了来自反对党和社会运动的压力,解散国会、巴育下台、修改宪法等诉求一直未得到实现;另一方面,在可见的将来,巴育政府仍将遭受议会内外的挑战。据泰媒ThaiPBS World 9月30日报道,当日,警卫力量在宪法法院外严阵以待,有约300名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

另据《南华早报》报道,宪法法院9月30日作出裁决后,许多抗议者聚集在首都曼谷市中心。有抗议者强调,若巴育“有胆量继续留任”,他们将继续战斗。

前路扑朔迷离

巴育掌权之久,似乎已引起资本市场和西方国家的不悦。据彭博社9月30日报道,宪法法院作出裁决后,泰国主要股指收盘下跌0.2%。ThaiPBS World引述分析称,美国总统拜登决定不参加今年11月于泰国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反映了“泰国政府薄弱的国际形象和民主赤字的后果”。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Ukrist Pathmanand对ThaiPBS World说:“(拜登)这一决定摧毁了总理巴育的梦想——他曾希望利用世界领导人出席APEC峰会来获取政治利益。”对拜登而言,出席今年11月于印尼举办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即可达到目的。

彭博社指出,泰国经济深受新冠疫情影响,让巴育政府艰难招架;巴育的民望支持度更是连续四个季度下滑。8月24日法院裁定巴育需暂停总理职务时,民间有人预测泰国王室希望能在下次大选前更换总理人选。

在过去21年中,他信领导的政治势力在所有全国大选中都赢得了最多的民选议席。彭博社称,这意味着尽管选举规则始终有利于军方及其支持的政治势力,但他们仍面临着为泰党的激烈竞争。

除此之外,巴育也面临着自身阵营的压力。泰国乌汶府大学政治学院院长Titipol Phakdeewanich向彭博社分析说,如果下届大选中,现有执政联盟维持执政地位、同时又未能取得明显多过反对派的议席,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寻求其他人来做总理人选,因为巴育之外的人才有可能做满四年任期。